皇家金堡客户端 - 西方媒体的偏见和虚假让这个加拿大人说出真实香港,引网友关注

作者:匿名
2020-01-09 09:40:03

皇家金堡客户端 - 西方媒体的偏见和虚假让这个加拿大人说出真实香港,引网友关注

皇家金堡客户端,丹尼尔·邓布尔是一名加拿大商人,他已经在深圳和香港待了11年,甚至已经是香港身份证的持有者。最近,他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系列视频,他在视频中向外界介绍了他所看到的香港,并且有针对性地反驳了西方媒体和乱港政棍刻意制造的谎言,这些视频迅速引发了外界的关注。

为香港发声,丹尼尔需要的,不仅仅是对于香港现实的长期观察以及深入了解,他更需要勇气与智慧,来直面一帮一直以来就心怀偏见的“专业造谣者”。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他已经成功地让更多人关注到了,在西方媒体里,很多有关香港的报道是不客观、不理性,甚至不合逻辑的。

真相需要被更多人看见,这个世界需要更多像丹尼尔·邓布尔这样的有责任心的人。直新闻记者日前专访了他,以下是采访实录:

直新闻客户端记者:可以告诉我们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香港问题的吗?对香港问题发声,又是出于什么样的初衷?

丹尼尔·邓布尔:其实我一直都有关注香港的各种新闻。我在深圳和香港待了11年,我也是香港身份证持有者,我的孩子们都出生在香港。但我从来没有真正积极地转发或发表我对香港事件的看法。我想说的是,当我开始变得想要积极发声的时候,是围绕着《逃犯条例》,香港民众有了一些抗议之后,特别是当我看到很多新闻机构歪曲《逃犯条例》的时候。我一直都知道我们的海外媒体确实有偏见,但关于《逃犯条例》,我个人对此是有所了解的,我可以亲眼看到这真的是被媒体(和有心人)歪曲了。关于一开始的《逃犯条例》,这其中是有一些合理关切的,其实我也是觉得相当有必要的。

我曾读过一位叫陈弘毅的法律教授的文章,他也提到了他关心的所有事情。他因为为《逃犯条例》说话而成了大新闻,因为他是一名支持中央政府的香港律师和法学教授。陈弘毅教授把他对于《逃犯条例》担忧的事情列了一个清单,提出了应该落实的保障措施。后来这些保障和关注都落实到位了,特区政府基本上制定了无懈可击的逃犯引渡法案。但结果是媒体完全忽视了陈教授后来的评论,陈教授其实对所有这些关切都得到了解决和继续而感到满意。但媒体只是单纯地引用他以前对逃犯条例表示的担心,以此来进行抹黑。而且,像英国广播公司(bbc)就是在《逃犯条例》上撒谎,说一旦这个通过了,香港人都被置于风险之下。

我在推特上遇到了其中一位记者,我记得他的名字是史蒂文·麦克唐纳,在我纠正了他文章中的一些假设和说法之后,他就把我给拉黑了。我倒也觉得无所谓,但我觉得是时候开始发声了。那个时候我在推特上只有40个粉丝,但自从我发声后粉丝就超过5000个了,所以这也鼓励我继续前进。所以我的第一个目标,就是在海外的社交媒体上更正一些关于香港的错误消息。

直新闻客户端记者:后来呢?我们知道五个月多月以来香港的局势越来越复杂。

丹尼尔·邓布尔:接下来我想要进一步发声,因为我看到正在香港发生的一切,都只是一个借口,其实是香港不少人把对内地人的仇外情绪肆意宣泄。我一直都知道这一点,我妻子来自中国内地,我们住在香港的时候,我亲眼看到有很多人会歧视她。我承认香港有很多很棒的人,也有很多很好的人,但是不可否认还是有很大的歧视因素。目前这个香港隐藏的仇外心理在西方势力的操纵之下滋生了起来,比如你会看到像美国这样的国家的人,你会看到政客们、或者是被认为是受人尊敬的人,他们声称找到了中国人一些不太光彩的视频,里面有着一些不太礼貌的事情,并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出来,试图给香港人创造一种氛围,也就是香港人比内地人好,虽然没有直说,但他们的意图是明确的。对我来说,我觉得这完全是错误的。我的孩子有一半中国血统,我希望他们为此感到骄傲,当他们走到外面,如果其他人对我说,你的孩子中文说得很好,我会回答因为他们是中国人。但现在外国媒体和外国政客所做的事情,就等同于试图告诉我的孩子,他们应该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羞愧,这就是我为什么要积极发声的原因。我要做的是把话题扩展到香港正在发生的其他问题之上,并展示其背后的伪善。当你在殴打那些不同意你观点人的时候,你难道还是为言论自由而战吗?为了把目标对准中国内地,他们甚至需要逃离校园、回到深圳,这怎么能叫做为人权而战呢?揭露他们行为背后的虚伪会让大家开始意识到,这并不是真正的自由和民主。你看看香港的数据,就可衡量的自由而言,香港在世界上排行第三。你看看美国,它在同样排行榜上仅仅排在第17位。所以由美国来“拯救”香港,给他们带来自由?这种说法真的让我感到特别困扰。我真不敢相信国际社会对此一无所知。所以我的目标就是告诉国际社会更多关于香港的信息,我认为从我作为一个外国人的角度来发声,能够起到一定作用。因为我发现当你作为中国人发声的时候,在国际社会很容易被忽略。还有从我的角度来说,作为一个外国人,我经历过加拿大的制度,我经历过香港的体系,中国的体系,人们更有可能会多听听我的声音。当然,我已经在网上发声有四五个月了,我也为此而受到很多来自海外的憎恨,但同时也收到了一些正面的回复,有人留言说,我从来没有意识到香港局势如此复杂,也从来没有意识到媒体是这么地虚假。

直新闻客户端记者:你自己有过被西方媒体带“节奏”的经历吗?

丹尼尔·邓布尔:说实话,我一直不确定是否是媒体故意想要传播反内地的内容,或者这是按照读者的需求所写的。因为我发现,当有人真的想要相信某件事的时候,很多内容提供商会为他们提供这种叙述。我的意思是我也曾是受害者。我在中国的前五年,我仍然“消费”了很多反中国的内容,在英语新闻中,比起亲中的内容,有更多的是反中的内容。然后我大概在第五年或者第六年的时候,我看着自己说,我以前都在读些什么新闻啊!我在中国过得很好,身边的人也生活的很好,我住在一个建了200公里地铁的城市(深圳),而在我原来居住的城市多伦多,一条5公里长的地铁需要10年才能完成。

直新闻客户端记者:您提到西方媒体的偏见,在最近香港事件报道中,你印象最深刻的报道有哪些?

丹尼尔·邓布尔:对于香港,西方媒体的偏见肯定总是集中在所谓的警察暴行上,这是另一件对我来说很荒谬的事。我的意思是,像乔什·霍利这样的参议员,来自密苏里州这样的州的参议员过来说,香港是一个“警察之州”。当你回到密苏里州的弗格森,他们如何处理抗议示威的,他们的警察全副武装,配备自动机枪,他们的阵仗简直和军队一样。然后你可以看看几年后的另一次抗议示威,当乔什·霍利是司法部长的时候,你看看他说的那些话,他说我们不接受抗议者的任何暴力行为,他将全力支持警方起诉这些抗议者。而现在突然间,香港所有来自抗议者的暴力行为都被他美化了。尽管香港警察在同样的情况下所武装得远不及他的警察。在香港持续四、五个月的抗议活动中,有人伤害他人、有人向市民投掷燃烧弹,但今年到目前为止,香港警察没有杀死任何人。令我难以置信的是,人们怎么会看不出,蒙面暴徒已经在香港杀了人,暴徒也放火烧了人,而人们还能坚持认为是警察太残忍了,这是整个情况中最让我沮丧的事情之一。所以这是一个偏见的开始,即使面对如此压倒性的证据表明他们的偏见是错误的,他们仍然坚持它。

延伸阅读:

香港的哥细数当前几大怪状:“中国富强起来,好像有些人不开心”

持续近半年的“修例风波”重创香港经济,也波及许多普通市民的生活和工作。近日,一名香港的哥向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“吐槽”最近数月香港社会的种种怪状。“按说国家富强了,会举国‘开香槟’,但唯独就是中国富强,香港好像有些人一点都不开心!”谈及此,的哥连称“好怪好怪”。

“看那边就是吐露港公路,都被暴徒阻塞了。”近一个小时的车程中,香港的哥说到暴徒的恶行气不打一出来。他直言,黑衣人以前只是周末、节假日出来搞破坏,但现在连工作日也不放过,四处堵路。

“再这样下去,香港很快垮掉了,你看着吧!”的哥无奈地摇了摇头,继续说道,“现在那些租约到期的店都关门大吉了,不会有人租了,找鬼租吧!”

的士经过海边,记者不由得兴奋地朝车外拍照,却也勾起了的哥的感伤。他唉声叹气,“唉!原来香港的市容不知道有多好、多干净,看现在被搞成什么样子了,地砖都被掘起,信号灯被打烂,很多人乱过马路……”

“那些暴徒个个都很年轻,他们连自己的根基都没有打,当然没什么可失去的,所以就要揽炒。”的哥这样喊话暴徒:“你不要自己的将来,但是你不要破坏别人的将来!”

“有些年龄稍大些、二十和三十来岁的暴徒,相当部分是黑社会。这个世界什么人最憎恨警察?古惑仔嘛,古惑仔一向都与警察势不两立。”的哥分析道。

他还表示,按说国家富强了,国民都会“开香槟”欢庆,“但唯独就是中国富强了,香港好像有些人一点都不开心,好怪好怪!”

香港市民自发清理红磡隧道路障:虽然手无寸铁,但我们并不害怕

徒手运走路边碎石、砖块,联手抬走较重的铁栏、水泥桩……20日下午,数百名香港市民带上扫把、铁锹、塑料桶等工具,自发前往香港理工大学附近清理路障和垃圾。

暴徒已连续数日占据香港理工大学校园,并在周边地区大肆堵路、破坏、纵火,导致连接香港岛与九龙的红磡海底隧道无法使用。红磡海底隧道(以下简称“红隧”)是香港第一条、也是最繁忙的海底行车隧道,它的瘫痪给香港交通带来极大影响。

“大家都希望红隧早日恢复通车。”香港市民刘女士说,她与朋友原先打算在红隧九龙入口附近清理路障,但出于安全考虑,警方未能让他们进入附近道路,他们就在沿途返回路上帮忙清理垃圾。

香港工联会会长吴秋北、香港民建联副主席陈勇、港区全国政协委员叶建明等人也来到现场,协助清理路障。吴秋北说,希望号召全港市民一起清洁香港,团结一致止暴制乱,对抗“黑色暴力”,呼吁民众沿途清理垃圾,协助尽快恢复香港原貌。

“90后”青年陈小姐穿着一件印有“我爱警察”字样的蓝色t恤,在现场颇为显眼。她说,这是之前参加撑警活动时留下的衣服,这次穿上是希望表达对警察辛苦工作的支持。

“暴力事件严重影响了我的工作和生活,这几天上班路上起码要花两倍的时间。”陈小姐说,人多力量大,现在香港很多地方都被暴徒破坏,单靠清洁工根本忙不过来,作为香港市民,我们也想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谈到近日一位七旬清洁工老人被暴徒扔砖袭击头部而不幸离世,陈小姐非常难过。“这件事情非常荒谬,爱护香港、清理路障的人被攻击,而暴力行为反而被一些人支持和理解。我今天来这里就是想告诉大家,香港的年轻人不都是那样的。”她说。

家住将军澳的黄女士,和八九个邻居带上铁锹、塑料桶等工具,来到现场进行清理。她说,最近每天早上都会在家附近捡砖头,协助清理路障,希望周边交通尽快恢复顺畅。

黄女士说,市民自发清理路障,是在做正确的事情。我们虽然手无寸铁但并不害怕,就是希望香港交通能够尽快恢复,大家的生活能够回归正常。黄女士说话时几度哽咽,她希望暴徒好好想一想,诉诸暴力是否真的能达到自己的目的。

刘女士表示,作为一名香港人,看到香港现在变得这么乱,真的非常痛心。“不管你是什么立场,破坏香港就是不对的。”她说,希望暴徒赶紧停手,不要再破坏香港这个美丽家园,让香港回归平静,让市民上班、上学、出行早日恢复正常。

来源:北晚新视觉综合 人民日报 北京日报客户端 新华社

黑龙江十一选五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manuelaranda.com 诚信在线娱乐龙虎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最新资讯

最热资讯

最热新闻